换个姿势看世界,换个态度玩吐槽!新闻百科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创业 > 兼职攻略 > 正文

添加百科支付客服

免签支付接口申请

页面二维码

扫一扫

棋牌APP代理

分享到:

被穷养大的孩子 最怕问父母要钱

2018-10-12-13:46:34 阅读:200 编辑:棒棒糖 来源:未知

导读 : 从小,家里的经济条件就不太富裕,所以习惯了亲戚之间的各种援手。母亲穿大姨的衣服,我理所当然地就穿起了两个姐姐的衣服。 两个姐姐曾经感激地说,要是没有小妹,我们的衣橱...

从小,家里的经济条件就不太富裕,所以习惯了亲戚之间的各种援手。母亲穿大姨的衣服,我理所当然地就穿起了两个姐姐的衣服。

两个姐姐曾经感激地说,要是没有小妹,我们的衣橱和杂物间早就爆炸了,嫌小过时的衣服丢都没有地方丢。听了她们的感慨,我只会站在一边憨憨地笑。

直到后来我开始长得骨骼粗壮,比两个姐姐都要高要胖,家里才减缓了从大姨家捡衣服的趋势。

但是,从小养成的习惯要改也非一日之功,骨子里的影响一直都在,我直到现在依然会习惯性地捡舍友的衣服穿。工作时和别人合租,我连舍友的换季时丢下的工作服都不会落下。

读书期间,我当着舍友的面,努力地将自己塞进一条她嫌小的牛仔裤里,憋得面红耳赤往上拉拉链,生怕一旦塞不下,舍友就要毫不留情地把那条牛仔裤丢掉。

小时候在文具上一直没怎么花过钱。父母单位上有时会发一次性的圆珠笔,他们会把别人用剩要丢掉的笔带给我。

那种一次性笔的笔尖粗大,看上去似乎是黄铜做的,笔身棱角分明,握住的时间久了手指会痛,中指托住笔的地方会被勒出两条深深的印迹。写到最后笔尖会漏油,放在文具盒里一旦有颠簸,每每一打开都会油光四溢,于是我珍而重之用草稿纸的边角料和透明胶带裹起一个厚厚的笔套。

铁打的笔套流水的笔,后来那笔套上浸满了蓝黑色的圆珠笔油,显得无比瓷实,很带有一点粗犷的工业美感。

用的本子也是父母从单位带回来的废纸边角料裁好订起来的。我还记得有一次我去厂里找父母时,那个胖胖的主任看见我惊喜地说,快快,小某来了,赶紧把上次的废纸给她带回去打草稿。我脸上火辣辣的,但看着周围的叔叔阿姨都习以为常的神色,忙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向那个叔叔道谢。

女孩子家谁不喜欢花花绿绿的笔记本?我记得我同桌有一套叫“七彩”的笔记本,封面都是彩墨画。我对其中有一本印象特别深刻,封面上是一个穿着粉裙的长发女孩,张开双臂沿着铁轨慢慢往前走,身后是大片大片绿色的稻田。而我的笔记本上则糊着一层纸,隐隐约约还能看出“某某机械厂”的字样。

 

再后来,家里条件稍微好些,父母会到市场上给我批发很多笔记本,封面上是浓墨重彩的大面积色块和一条条平行横杠,其上大大地写着“notebook” 的字样。然而这已经是我用过最好的本子了。

我曾试图向父母提议可不可以自己去文具店里挑一本喜欢的本子,可他们的反应都很冷漠,说买漂亮本子是玩物丧志,上课时会不专心听讲。我再也没有抗议过,心里却知道,不是玩物丧志的问题,而是漂亮本子一本就抵买很多普通本子的钱。

直到长大后,我在网上看到了一款疯马复古牛皮本,实在是爱不释手,做了自己几天的思想工作,终于犹犹豫豫下单了——买的是同一家店里的瑕疵本,只因为比正常价格少二十块钱。

“穷养”确实给了我对抗艰难物质生活的底线,我可以面不改色地穿着豁口的鞋子走在路上,可以对着镜子自己给自己理发,可以大口大口地吃白馒头配红腐乳。

但是当好日子来临时,我却总有种偷来的感觉。我惶惶然地捧着别人赠我的礼物,目光躲闪,含糊着说谢谢却不知该怎样回礼。

 

当前栏目:兼职攻略
热门话题:
阅读排行
每日新闻
  1. 神吐槽
评论

阅读排行
在线留言

  • 手机号:

  • Q Q 号:

  • 微信号:

  • 留言内容:


 
最新更新

Ctrl+D 收藏本站为书签,关注最热门的头条